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十章,死纏爛打(二)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zhongte18037.cn)

  她傻眼的看着眼前的馬車,他在叫她?

  車夫好似也難以相信的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馬車已經關閉的廂門。

  “夫人請吧!”說着便伸出了手,示意夫人上去時可以扶一扶。

  雲燕剛要擡腳上馬镫,卻見姑蘇東離從車内出來,盯盯的看着雲燕,沒有說話的意思。

  雲燕以為自己上錯了,想要退下步子時,卻見他忽的伸出手來,

  他是想拉她一把?她看了看他的手,又難以置信的看了看他,

  “快點!”他催促着!

  車夫識趣的退後,雲燕便伸出手來任他拉着自己的手,跟着上了馬車。

  兩人坐在這不大的馬車上,因為夏季的悶熱,馬車内放置着冰塊,供車廂内的人解暑。

  按理說與姑蘇東離乘一輛馬車,實屬難得,往常凡是必須兩人一同,他都會命管家備兩輛馬車,雖然讓别家人看起來很是奇怪,但那才是他與她的婚姻。

  盡量彼此沒有任何接觸,他不求她,她也沒什麼需要與他說的,久而久之,反倒是知道在這府中有一個人,名喚丈夫。

  “母親說父親走時隻是叫我回家去,一來能照顧母親,二來能陪她解悶,其餘的便沒說什麼了!”馬車走了一會,雲燕便開口打破車内的安靜。

  “……”

  等不到姑蘇東離的聲音,雲燕瞄了一眼他,他正閉目養神,好似沒什麼意思要與她搭話。

  她在心裡歎了歎氣,卻又開始說:“父親為官正直,且公事公辦的性子定是得罪了不少人,如今我也不知道誰還能幫他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忽又想起什麼一樣,“若是能去獄中與父親見上面,說不定便能知道些什麼!”

  她忽然認真的歪着頭看他,因為車廂太小,他們又并排坐着,肩挨肩,腿挨腿,若想知道他是什麼表情,隻能歪着腦袋與他說話。

  姑蘇東離掙開眼睛,卻撞見她認真的眼神,這雙清澈的大眼,總算是落在了他身上,

  “嶽丈大人是受皇上直接管制受命的,至于查什麼,當然我們這些大臣亦是不得而知!”

  她的眼神微微失落,眉心也泛起些許皺來,“難道我們現在隻能在家裡等着嗎?母親現在整日以淚洗面,我真擔心她會承受不了,終有一日會一病不起!”

  他忽然冷哼一笑:“我記得嶽母大人并沒有你說的那樣經不起事,況嶽父大人為人光明磊落,走的灑脫,想必他知道此去并無危險。”

  雲燕的眉頭皺的深了,用質疑的眼光看着他,心裡已經四下波瀾。

  “從前我隻覺你冰冷異常,話中有話,不好接觸,原來能給我這感覺的原因,是你毫無心!”接着她也冷笑,看着姑蘇東離漸漸轉變的臉,她狠狠的說:“若把我換成你,若把你換成我,你會如何?你還會說出今日這等風涼話嗎?我覺得你或許會,因為你沒有感情!”

  說着便起身,彎腰對車外的車夫喊着:“停車!停車!停車!”

  她的聲音很大,甚至十分激動。

  馬車在疾馳中停下來,使車内晃悠悠,而這巨大的慣力讓彎腰站着的雲燕,摔在了姑蘇東離的懷裡。

  他本能的摟住她,可以說在情急之下,他伸手将她攬在懷裡,以免她會受傷。

  雲燕想起身離開他的懷抱,也憤恨的想下車而去。

  可他卻抱的結結實實,并沒有松開的意思,低頭對她說:“那是你還不夠了解我,其實我們還……”可以相處的更好,但後面的話還沒說完。

  她便伸手推開他的臉,讓他的氣息吐向别處:“你這種人不需要我了解!”

  “駕車!”

  他高喊着命令着車夫,臉依然被雲燕推着,使他不能很好的看着她的眼睛,更不能看她的臉。

  車夫弄的糊塗了,自顧自的搖了搖頭,其實他的這個位置是可以微微聽見他們說話的,也大概知道姑蘇大人與夫人之間感情。

  不禁在心裡苦笑着,仿佛他這個旁觀者很是清楚。

  吆喝着:“駕!”

  馬車行駛的飛快。

  雲燕掙了半天,也不見他松手,氣的想掰斷他的手指時,他卻又松開了手,“你真是很難教!”

  雲燕整了整自己的頭發,蹲坐在他的對面,眼睛怒瞪着他,好似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姑蘇東離看了看她一頭亂發,将全身縮成一個團的樣子,好似他是得了什麼天花一般,避而遠之才是最好。

  “嶽父大人是因何被查,我真是一無所知,但或許可以探一探丞相府的口風,可若我光明正大的前去找丞相大人吃酒喝茶,他是不會與我說什麼的,恐怕要另行其他計策。”

  他又恢複到剛剛一本正經的模樣,

  雲燕眯着眼睛看着他,“你為何今日與過去不同?”

  “過去?”他忽然像是反問,卻又好似明了什麼,嘴角有着假意的笑容,雲燕覺得,他露出這樣笑容的時候,正是他心中又醞釀壞事的時候,或者說怎麼逗弄她的時候。

  她索性撇了疑惑與他的答非所問,“我沒有撒謊,母親确實很憂心,我也無處可求人幫忙,你是知道的,自從我們成親後,我的名聲便一敗塗地,”她忽然苦笑,“其實本來我也沒什麼名聲,現在我隻有你可以幫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見他辭辭不語,她急着說:“隻要你肯幫我,讓我以後做什麼都行,我可以……為你當牛做馬!”

  “我無需你為我當牛做馬,你隻需要做好孫媳婦該做的事便可,那就是好好的孝順我祖母!”

  “你放心我會好好侍奉祖母的,也會好好的侍奉你!”聽見他這麼說,便是答應的意思,雲燕很是開心。

  “我就不需要你侍奉了,我有林海照顧!”

  “對對對,林海照顧的比我好,而且他與你又是同窗,你們感情深厚,他為人又特别講理……”

  “我與他不是你腦袋裡想的那樣。”

  “我,我什麼都沒……沒想!”

  見他看穿了自己的心事,她心虛的轉了轉眼睛,接着看向别處。

  車内頓時又恢複了安靜,冰塊繼續融化,很快便化成了水。

  這時雲燕好似忽然才想起來問他:“我們要去哪?”

  “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雲燕下了車後,便覺得上了當,眼前她們置身在一片綠油油的荒野上,荒草已經快長的一人多高,大概個子小的人走進去,便會淹沒在草中,她不明白他為何帶她來這裡,難道是為了躲藏在裡面?

  回頭看他時,他正悠閑的挽着袖子,好像要拔草幹活一樣,讓她忍不住上前問他。

  “我們這是幹什麼?為什麼不去走訪各家大臣?”

  他竟從車後面的大箱子裡拿出鐮刀,莫非他真的要領着她在地裡除草?種田?

  車夫卸下了,馬車上的大箱子,也卸了馬,任那馬匹在荒野裡吃着草!

  “姑蘇東離,你究竟賣的什麼關子?”見他始終不搭她的話,她走上前去,一把搶過鐮刀。

  姑蘇東離無奈的說:“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沉住氣,嶽父大人才剛進去,我們就慌了腳,就會給有心的人機會!”他從她手裡奪回鐮刀,繼續手上的活。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,不管了?”這麼說,她剛剛在車裡跟他說的都是白話,還不如不說?

  “我在來之前已經拖林海去辦了,你現在隻需一直随我開墾了這片地!”說着他便沖着大片的荒野用下巴指了指,接着又幹上了手上的活。

  雲燕這才明白,原來在來前他寫的那個卷軸就是用來救父親的,原來那時他就已經在幫她了,可他為什麼就是不說呢?

  是她一直誤會他了?

  自覺的去大箱子裡拿了把鐮刀,挽着袖子與褲腿,系起過長的裙子,彎着腰認真的割着草。

  隻見天上大朵大朵的白雲,随着微弱的風,慢悠悠的飄着,看似十分悠閑。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 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,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衆号
閱讀設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