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二十四章 武力威脅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zhongte18037.cn)

  “拿到地址了。”

  當務之急是彙合,季如風歎了口氣,否則在一明一暗的情況下,分開行動不亞于是分批送死。

  葫蘆娃救爺爺這種情景,他本人是極其不願意看到的。

  但除了這件事鬧心之外,還有另一件事——通訊器壞了。

  似乎是清秋寨的風水問題,不然就是季如風的人品問題,不過季如風比較相信是前者的可能性最大

  他人品沒問題,肯定沒問題。

  總之吧,信号不好,通訊一言不合就斷斷續續的,卡出了電音,擾的季如風一個頭兩個大。

  “零,探路。”

  零颔首,眸一斜,隻聽“嗖”一聲,人就消失不見了。

  季如風也偷個清閑,清了雜草,搬一塊石頭,坐在崖邊,俯視整個清秋寨。

  現在就等零找到确切地址,季如風再動身。

  它位于窪地,季如風所處的位置,恰恰是整個絕境唯一的高地,風景也沒的說。

  季如風由此才能第一次正眼,從高處俯視整個清秋寨,才發覺,偌大個清秋寨,隻剩下了斷壁殘垣。

  在他的記憶,清秋寨,一直是山清水秀,鳥語花香的世外之境,怎麼會落得這種衰敗的下場。

  三面環山,唯有北向駐了一汪活水,養了整個寨子的人。寨子的建築也設計的巧妙,精妙絕倫,保留着古色古香的韻味。

  至少在他的記憶裡。

  按風水來說,清秋寨是個養人的地界,蘊藏的靈氣足以供養千年,隻可惜……

  “地方是個好地方,人就不一定了。”

  “也是,清秋寨……木質結構。經火一燒,都沒了。昔日的繁華嘛,都成了灰燼。”

  這個地方和他一點關系也沒有。

  确實,在季如風從清秋鎖裡走出來之後,沒死在所謂的“神明”,饑餓,以及未知的威脅上,卻差點死在了愚昧之上。

  人錯做了事,總是要付出代價的,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。

  故此……他小時候隻是放了一把火,燒毀了這個地方,除此之外,什麼都沒幹。

  真的沒有。

  ——分割線——

  最後還是零靠譜,季如風才能從衆多的柱子中找到正在為皖翰天包紮傷口的醫生。

  他們受到了那夥人的襲擊,其他人都成了被活祭的祭品,醫生是趁着那夥人不注意,才狼狽的逃出來。

  不止一個僞神!

  能讓醫生如此狼狽,隻能選擇逃為上計的僞神……該有多棘手,況且不止這一個……

  季如風勾了勾唇,有意思。

  而且據醫生說,那幫人的組織……名字有點奇葩,叫……

  “神職端。”

  “神職端?”季如風皺起眉頭。

  “怎麼?”

  “沒事。”季如風笑了笑,他隻是覺得比較耳熟而已,貌似在哪裡聽過。

  醫生擡眼看了季如風一眼,就專注于給巳時看了下脖頸,良久,松了口氣,“不是什麼毒,隻是一般的緻幻物質,我這裡有噴劑,噴一下就好了。”

  醫生翻了翻他随身帶的小藥箱,翻出一瓶紅色的小瓶,上面寫着一串英文,季如風看了半天,才發現自己看不懂。

  看來看去,季如風隻看到自己的小土包沒了。

  可憐自己的小土包,也沒了。其他的裝備丢了就丢了,大不了再買,季如風不心疼,可小土包丢了,裡面的符箓都沒了。

  都……沒……了……

  季如風心疼。

  他拿着噴劑在巳時的口鼻上噴了一下,沒過多久,巳時輕微的皺了皺眉頭,雙眼緩緩睜開。

  “哥?”

  映入眼簾的,是眉頭緊鎖的季如風,巳時牽強的笑了笑,借着季如風的手坐了起來,“這是哪裡?”

  “他們又是誰?”

  除了那個始終挂着如沐春風的笑意,但半點不進人心弦,拒之于千裡之外的翰哥哥以外,還有另外兩個人。

  明明處于污穢之處,卻穿着一身白衣,幹淨的令人側目,看她的目光,像是看一個試驗品般。

  而另一個,幹脆看不見她似的,冷的像一個冰!

  明明,她明明還在船上,再一眨眼就到了這裡,巳時捂着脖頸,轉了轉頭,才發現脖子又酸又疼。

  “那有這麼多為什麼?”

  看見巳時醒了過來,季如風松口氣,摸了摸她的腦袋,看着巳時一臉迷糊的樣子,猛然彈了下她的額頭。

  “唔……季如風!”

  巳時也顧不得詢問了,當衆表演了一下小河豚生氣,惹得季如風哭也不得,笑也不得。

  “這是你哥我的朋友,至于這裡是什麼……清秋寨喽。”

  “朋友?”巳時側側頭,”是你那幫狐朋友狗嗎?”

  當場四人陷入死一般的甯靜,最後還是季如風幹嗽了幾聲,接着說。

  季如風指了指那個白衣,“凱特。”

  又指了指那塊冰,“零。”

  “等等……你說這裡……是清秋寨?!”

  瞪大眼睛,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斷壁殘垣,上面還殘留着火焰灼燒的痕迹,“這裡是清秋寨?”

  那個她出生又“死去”的地方?

  巳時想起來在百花寨時,那個貨郎神秘兮兮的話,“喬娘娘真的把清秋寨給燒了?那其他人……其他人呢?”

  季如風搖搖頭,“沒了。”

  那些人!雖然都舉着火把,像是看災星一樣看着她,恨不得将她撕碎了還給喬娘娘,但那些人……

  巳時捏了捏拳頭,用沙啞的聲音,歇斯底裡的喊出聲,似乎是給自己聽的,“喬娘娘!”

  她是恨,但也沒必要用千百人的性命相抵,若是可以,她願用自己的命去換。

  換什麼?換他們,再怎麼說,自己的禍就該由自己來背,自己的命,終究無法擺脫,他們隻是……

  愚昧的信奉您而已……

  季如風側了側頭,抿了唇,到底也沒辦法哄巳時。

  他現在特别想去挑明了跟巳時說,他們罪有應得,自私自利的人落得這個下場不為過。

  聖母心太重?不……

  這不算,隻是她還沒經曆過,沒有經曆太多,對這個世界懷有一顆未染風塵的心。

  以後就好了,她會明白的。

  季如風歎了一口氣,把巳時丢給了皖翰天,他沒有耐心去安慰,縱使是巳時,他沒有那種善心。

  安慰陷入愧疚的小姐姐的這種活,還是交給皖大善人吧。

  而醫生和零,看巳時醒了,就轉頭看其他人,根本沒有理巳時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季如風攔下醫生,指着福叔,“這個人就不用了,讓他睡着,睡個幾天。”

  斟酌了半天,季如風還是決定把福叔扔在清秋寨裡藏起來,而是選擇了帶任川進去。

  他看人不帶錯的,這小子身上藏了一股神力,應該是剛剛覺醒了的僞神,但有趣的是,他本人似乎并不知情。

  這種情況下,拖一個普通人下水自然是不可取得。

  算是私心作祟,如果福叔這次和他們進去了,萬一出不來……

  季如風下了命令,零立刻背起福叔,一眨眼就消失了,等幾息之後,零回來了。

  他是去把福叔藏起來了,連他自己都找不到的那種。

  “剩下來就好辦了。”季如風看着睡的正香,還吧唧嘴的任川,露出皓齒笑了笑,奪過皖翰天手裡的礦泉水,擰開瓶蓋,喝了一大口。

  剩下的水猛然撲到了任川的臉上,讓他洗了個冷水澡,打了個冷戰,醒了。

  “呦呵,醒了?”

  任川一睜眼,就懵逼了。

  映入眼簾的,是一臉笑意的季如風,捏着空掉的礦泉水瓶,不知怎麼的,任川看着季如風的笑容,竟然有些膽戰心驚。

  宛若他的笑中,藏着一匹猛虎,稍有不慎就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  任川縮了縮脖子,讨好的笑了笑,道,“季如風……哦不,季哥,發生了什麼?”

  任川扭了頭,觀察了下周圍,沒想到剛看到零,正巧零向他的方向看去,一下子目光就撞上了。

  這人……他手上有人命……

  任川第一反應就是跑,但季如風架在他脖子上的刀也不是吃素的,任川剛動一下,那把刀就離自己的腦袋又近一步。

  任川在腦海裡盤算了一下,還是決定不跑了。

  他先将刀向外推了推,“季哥,你要我幹什麼,我會的可多了……”

  “帶我們進清秋鎖。”

  任川眨巴眨巴眼睛,确認季如風沒在開玩笑,咽了口唾沫,沒底氣道,

  “好,隻要季哥留我一條小命,别說清秋鎖了,就算是莊王十三陵的主陵,我也能帶你進去。”

  “成。”

  季如風收了刀子,用紙巾細細擦拭,随意道,“先進清秋鎖,等出來的再去主陵。”

  任川傻了眼。

  大兄弟我就那麼一吹,我說啥你都信啊?

  任川此時想賞自己一個大嘴巴子,狠狠罵自己,以後再吹牛就撞死自己得了。

  說不定進了清秋鎖之外,連命都沒了,還去主陵?那也要有命去啊。

  但無奈,任川自然不敢說自己沒有那種能力去,隻能吃啞巴虧。

  季如風擦拭完刀以後,人畜無害的笑了笑,耍了下刀,直接紮進任川旁邊的木柱子裡,入木三分。

  他用哄小孩的語氣道。

  “走不走?”

  “走。”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 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,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衆号
閱讀設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