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九十章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zhongte18037.cn)

  溯溪營内,蕭平旌急得六神無主,恨不得立刻親自趕往南邊去找人。

  “蕭将軍,此事萬萬不可!大敵當前,你身為長林軍統帥,天大的事也不能離開,臨陣脫逃那便是要殺頭的啊!”林建海深知将軍對蘇公子一往情深,可現在國難當頭,絕不是枉顧兒女私情的時候。

  蕭平旌嘴唇皲裂,眼中布滿血絲,一夜之間,已急白了頭:軍令如山,他又如何不知?

  禾城前往南線暮芸,路途不過十日,加上現在,已逾一月,這些天他們究竟去了哪裡?他派出一撥又一撥的軍士出去都未尋到他倆的半分蹤影......可為什麼邵陽會向他來信報平安?莫非他私自将景兒藏了起來?那當務之急便是要先找到邵陽......

  他掏出懷中景的那隻白玉發簪,緊緊握在掌中,心急如焚。

  “将軍,這段時日全靠您穩坐軍中鎮守四方。末将昨晚已派人去南線專門尋找蘇公子。現在,還請将軍入帳決斷。”副将趙勳端來了粥,也在一旁苦心勸道:從昨晚開始,将軍就一口飯也吃不下,這樣下去,身體如何吃得消。

  蕭平旌勉強打起精神,點點頭,走進帳内。衆将已等候多時,如往常一般,向他報告當日布陣之策。須臾,便有一名信兵跑步來報:“将軍,東營張将軍傳書,接到消息,大渝欲領兵偷襲昆安城。”

  “昆安?”帳内衆人聞言俱是一驚,昆安是整個北境最大的義倉,長林軍的糧草儲備地,那大渝如何得知?

  蕭平旌從懷中掏出景幫他繪制的地圖,細細看了一會兒,略一凝思問道:“沙亂崗内陸冉可有什麼舉動?”

  “啟禀将軍,天氣炎熱,渝軍閉營不出,每日炊飯僅兩次。”

  林建海見将軍神色緊張,在一旁勸道:“将軍,渝軍确是糧草不足,但那昆安距沙亂崗相去甚遠,中間還有商陸阻隔,斷不可能舍近求遠前去取糧。”

  蕭平旌用力搖了搖頭,又問:“張将軍從何處得來的消息?”

  “據說是從棘門河中一竹筒内發現的。”

  蕭平旌眉頭一皺,頓覺蹊跷,便令道:“林将軍,你帶三萬人馬前去支援,棘門離禾城相去不過五十裡,切不可大意。其他各路,加強戒備!”

  “是!”

  ......

  伯力騎在馬上,帶領十萬兵馬一路疾行。白日紮寨于茂密山林,夜間行兵,跋山涉水,悄沒聲息地往西南方向卷土而去。小景給了他極好的提議,昆安距離長林軍東營不過十幾裡,現在隻有張玄蒼在那駐守,兵力不足五萬。到時,他既得了糧草又撕破了長林軍的東部安防,一舉兩得。

  行兵數日,到了一巨大山谷邊。

  正值夜幕降臨,伯力掃了眼這峽谷,見山勢險惡,兩旁林木叢雜,林中鳥兒自由飛來飛去,正在歸巢。

  “陛下,前方來報,此名為生死谷,長約五六裡,出了谷再行半日,便是昆安。前方先遣副将張未前來詢問是否要連夜過谷。”

  伯力盯着黑樾樾的峽谷口,沉聲道:“軍士遠行數日,疲困不堪,先在谷口隐蔽處紮寨,埋鍋造飯,暫作休整。”

  ......

  夜半三更,深藍天空中挂着一輪冷月,星子點點,忽明忽暗,不時發出一些蟲鳴聲。風緩緩吹過樹林,窮昊無光,鳥獸藏蹤,萬籁寂靜。

  伯力徹夜未眠,望着谷口暗暗出神,晚風穿谷而過,吹得衣襟獵獵作響,

  “陛下,月夜白風,再不走天就亮了。”颉利在一旁催道,已休整半夜,确實事不宜遲,伯力翻身上馬,揚鞭命道:“整軍出發!”

  将士們在谷口等了半宿,早已沒了耐性,聽到行軍鳴铗聲,迅速從地上爬起,整理儀容,手執長矛,站好隊形。

  趁着夜色,整齊的軍隊跑着小步進入峽谷。

  峽谷内大風不止,吹動着火把,映照在初次出征年輕兵士的眼裡,映出勝利在望的曙光。

  伯力騎馬守在隊伍一旁,手壓弈月,眼神戒備。

  颉利在一旁勸道:“陛下,此谷人迹罕至,此次我軍的行蹤藏得這麼深,除非有情報,誰能埋伏在這呢?”話音剛落,一支利箭伴着一聲尖銳的呼嘯聲從天而降,直直射向他腦門心,摔下馬去。

  待看清,已被當場射死,龇目張口狀慘不忍睹。

  四周官兵一見,皆大吃一驚。

  兩側山上突然一聲喊起,頓時箭如雨發。張玄蒼一襲黃金铠甲,帶領五萬人馬堵在峽谷前方,手舉銀色長槍,喊出震天殺聲。

  伯力猛地拔出長刀,拉住驚慌的馬兒大聲喝道:“有埋伏,往回跑!!”

  往後跑沒幾步,前方又有一隊人馬堵住去路,火把齊明,喊聲震地,正是林建海。

  黑暗中,隻聽一聲清脆鑼響,兩側山上頓時巨石木樁亂下,林中亂箭齊發,“嗖嗖嗖”箭聲、慘叫聲不絕于耳,人為刀俎他為魚肉,峽谷内十萬人馬,被巨石壓得腦漿迸流,白骨折出,驚慌失措,東奔西跑,自相踩踏,又遭長林軍前後截殺,一時間,屍橫遍野,血流成渠......

  “報!”紅衣小兵手舉信旗急急跑入。

  “将軍,張将軍在生死谷成功伏擊,大渝主将陸冉連夜調兵五萬前往救駕,副将朱濱後撤六十裡紮營。”

  “好!”蕭平旌拍案而起,沉聲令道:“霜林山衆将士聽命!!迅速将大渝國君遇襲消息放出去。天黑後徐立引一軍攻渝營東,丁銘引一軍攻渝營西,各人身負茅草,内藏焰硝硫磺,自帶火種,一入大渝軍營内,順風點火,隔一營放一把火,直至火燒沙亂崗全營。商陸、棘門兩路人馬,舉全軍之力,晝夜追襲,呈彎刀狀直擊渝軍餘寇,不許後退,隻擒了陸冉伯力方止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大渝軍隊本就苦戰良久,聽說皇上遇襲,一夜之間損失十萬兵馬,頓時軍心大亂。天氣漸漸炎熱,條件艱苦,副帥朱濱便命令退兵在陰涼樹林中紮寨。趁此機會,蕭平旌連夜領兵十萬,趁着東南風向以火相攻,突襲各營,火燒五百裡營寨,就地斬殺了大渝幾名大将。

  一時間,北境處烽煙四起,大渝全線潰敗,潰不成軍,等陸冉護送伯力從長林軍的沿途追堵攔截中一路殺出來,身邊僅剩下兩萬人,陸冉、朱濱皆被箭傷,軍馬死亡殆盡,大敗而歸。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衆号
閱讀設置